生活随想

父亲

2009-08-21 来源:建筑装饰公司 颜建辉
 
       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福建人,他拥有南方男人那种特有的硬朗之气,言语中带着浓浓的乡音,在我心中,父亲就像是一棵青松,无论是骄阳如火,还是阴雨蒙蒙,都那么挺拔,坚韧。他那宽宽的肩头和有力的长满老蚕的手,永远是我最可靠最坚强的后盾。 
       父亲是个真正的男子汉!我从小都很少见到父亲流泪的,当年,十几岁的父亲孤身一人从老家福州市来到广东,参加了广东的水电建设,从韶关的南水水电站,从化的流溪河水电站,到蕉岭县的长潭水电站……。处处都留下了父亲辛勤工作的身影,当时我们一家,父亲母亲我和弟弟,全靠父亲一人的工资收入,日子再苦再难,父亲都不曾流泪,从未叫过一声苦,默默地坚强地挺了过来。我的记忆中父亲只流过三次泪。 
       第一次是我上初中的时候,我因为调皮跌爆了手腕骨,我疼得在床上打滚,看到我痛苦的神情,伴随着阵阵疼痛,我看到了父亲那一双血丝满布的眼睛和那鼻翼两侧微微发皱的皮肤,我知道,父亲哭了。年幼的我心中不禁一颤,我从未想过坚强的父亲会流泪,而且是为了我,鼻子一酸,泪水夺眶而出。在父亲轻轻为我拭去眼泪的同时,我深深地懂得了:父亲的心再坚强,我也永远是那其中最柔软的一处,永远是他的致命伤。 
       第二次是1987年,我光荣的参军了,那天父亲一早就起床为我做了一回丰盛的早餐,在送我上车的路上父亲一路无语,我心里知道父亲是舍不得我离开家那么远,但我也知道在父亲的心里是高兴的,是为我自豪的。送新兵的车起动了,锣鼓声响起来了,在欢送的人群中,我见到父亲满眼的泪水。 
       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流泪,是父亲病重的那一年,为了母亲,那是一次很偶然的谈话,话语间我流露出对母亲种种苛责的不满。而父亲在安慰我的同时,也例数着母亲的好。我不知道是自己的哪一句话触动了父亲的心,他说,你妈这一辈子不容易呀!今后你们兄弟俩一定要照顾好你们的母亲,并多次要求我们兄弟俩在他走后千万别把他走的事告诉祖母,父亲说:“祖母这么高龄了怕她接受不了。”这几十年来他在外工作没有照顾好自己的母亲,他那泪水我真真切切地看到就在眼眶里打转。他又轻轻地说了一句:“你俩一定得对她们好。”这句话我是一生都不会忘记的,父亲用最平实的语言表达着自己的情感。 
       父亲有泪不轻弹的,什么艰难困苦,大风大浪,都摧不垮父亲坚强的意志。而只有亲情与爱情,才能让我感受到父亲的细腻和温柔,父亲的三次泪水,是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四个人:母亲、妻子和我兄弟俩。 
       在父亲病重的那一年里,我因工作的原因没能好好的照顾他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,大部份时间里都是弟弟在父亲的身边照顾着,我是长子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没有很好的尽孝,这成为我心中最大的痛。 
       今天是清明,往年我兄弟俩都会一同回福州老家给祖父,祖母和父亲扫墓,今年因种种原因不能成行,借此《父亲》以表追思之情。
 

  


<友情连结> 手機版 ca888亚洲城娱乐场 奇幻城娱乐场 环亚ag8866官网 Enter-6 韩国品牌分类